数据智能 数据智能

如何看待中国建筑师蔡泽宇、李思蓓获得巴黎圣母院重建竞赛冠军?

关注者

101

浏览量

1645

巴黎圣母院教堂设计竞赛告一段落,中国设计师设计的巴黎心跳(PARIS HEART BEAT)获得第一名,请问如何评价这个作品,中国设计师在这类国际设计竞赛中处于什么水平?

 关注问题 101         
 感谢  53        
 4条回答    
  分享    
全部 4 条回答
...     万能的阿黄

    暂无

32 人赞同了该回答

巴黎圣母院“重建竞赛”?其实就是一场中国媒体自娱自乐的狂欢

本是一场无关紧要的竞赛,

发起方和参赛者可能也万万没有想到,

一次并不严谨的获奖,

竟然引发了一场媒体和舆论的狂欢。

这种狂欢建立在脆弱的民族自豪感的基础上,急功近利,狂欢之后,一地鸡毛。


AC建筑创作游旭东认为,这样一个美国民间杂志自办的一场比赛,其实就是一场中国媒体的自娱自乐。


狂欢:

从8月6日起,一则#巴黎圣母院建筑竞赛中国建筑师夺冠#的新闻突然在在网络上爆火,各大媒体纷纷转发点赞,8月7日晚,消息进一步发酵,甚至挤进来微博实时热搜榜进入前十。


尤其是建筑行业的相关从业者的朋友圈,大有刷屏之势,仿佛一夜间,中国新生代设计力量响彻世界,振聋发聩。媒体纷纷惊呼,“厉害了我的中国设计师”。

看到这些标题,笔者也很兴奋。如果真是按中国建筑师的方案建设,那可是比贝聿铭的卢浮宫金字塔更令人瞩目的作品。

用笔者一位朋友的话说,这才是“软实力输出”该有的模式,也是“盛唐气象”该有的才气与胸怀。两位中国设计师完成了法国巴黎圣母院的修复概念竞赛并获得头名,一定程度上证明了人类文明的意义是可以超越国家与民族的:此即“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意义。他们的方案和他们的名字就是对狭隘民族主义与文化沙文主义最好的回击


真相


不过标题中的另一个信息却很令人困惑:56个国家226个方案——这未免也太少了。按理说,巴黎圣母院的火灾近乎是2019年在世界建筑史上最令人痛心的一刻,如果要征集重建方案,那全世界的建筑师应该没有不心动的:对建筑师而言,此生要是完成这样一件作品,足以在建筑史上留名。

循着这个困惑,笔者对竞赛进行了一番搜索。 竞赛的全称是The People's Notre-Dame Design Competition(巴黎圣母院教堂重建设计竞赛),由一家名为GOArchitect的独立出版商发起。GOArchitect2018年8月成立,位于美国洛杉矶。


GoArchitect的官网介绍显示,“GoArchitect是一家独立的出版公司,其使命是培养好奇和创造的自信,以挖掘一代又一代的创新者、领导者和积极的思想家。”



领英上的资料则显示,GoArchitect由毕业于美国安德烈大学、现居住在加州的建筑系硕士Joshua Sanabria于2018年8月创立,公司注册地位于美国洛杉矶,在领英上也只有寥寥22位关注者。也就是说,GoArchitect只是一家十分年轻的民间机构,而并非部分中文媒体在报道时所误称的“法国建筑设计协会”


5月3日,GOArchitect在自家网站上发起了这个竞赛,截稿日期是6月30日,之后将进行一个月的网络投票。8月1日,GOArchitect公布了竞赛获奖名单。


当然,竞赛的要求也非常简单:

参与者没有任何资质要求,在GOArchitect的网站上提交申请即可;

竞赛的成果仅要求三张图纸:aerial、street-level、experience,以及500字的英文设计说明;

同时最高奖项得主将获得一笔“巨额奖金”:1000美元。

对于这个竞赛,GOArchitect的页面上有这样一段话(This competition is not affiliated with any member of the government of France. This competition is not affiliated with any governing body of the Catholic church or Notre-Dame Cathedral。

本次比赛与法国政府的任何成员无关,本次比赛与天主教会或巴黎圣母院大教堂的任何管理机构无关)。 意思就是,这只是这家书商自行发起的一个方案征集竞赛,和法国政府及巴黎圣母院本身一毛钱关系没有,也就是说,不论这个方案设计得有多好,都没有任何落地实施的可能。

8月2日,GOArchitect公布了竞赛获奖信息,来自中国的两位建筑师CAI ZEYU和LI SIBEI获胜。方案名字叫PARIS HEARTBEAT,意思为“巴黎心跳”。据媒体介绍,CAI ZEYU来自杭州,先后求学于清华大学和康奈尔大学;LI SIBEI来自北京,先后求学于北京工业大学和康奈尔大学。两人现在都旅居美国芝加哥,就职于SOM。


后续

当然,作为一家出版商,GOArchitect的主业是出版。

竞赛结果公布后,GOArchitect在kickstarter上发起了众筹,众筹金额27500美元,参与众筹的回报是这次竞赛的226个方案集结而成的作品集。


思考

到此,我们基本能对这个竞赛有一个完整的认识:巴黎圣母院火灾后,这家来自美国洛杉矶的出版商发起了这个竞赛,(也许GOArchitect举办这个竞赛的目的是为了出版这本作品集)。

凭借较低的门槛和“巨额”奖金,吸引了226个团队或个人参与,来自中国的CAI ZEYU和LI SIBEI获得优胜。


巴黎圣母院遭遇火灾,美国人弄了个和当事方毫无关系的竞赛,中国人参与并获奖,最后却成了一场中国媒体和社交网络的狂欢。


在吃瓜群众看来,也许方案是什么并不重要,能不能落地大众也并不关心,获奖者“中国建筑师”的名头,才是戳中舆论G点的关键




来源:

游旭东,AC建筑创作巴黎圣母院“重建竞赛”:一场中国媒体自娱自乐的狂欢

凤凰网资讯,巴黎圣母院要按中国人方案重建了?


 赞同  32    
 收藏    
 5条评论     
 分享    
 举报
收起  
...     西王母

    一只可爱的石头

30 人赞同了该回答

背景:

今年4月15日,建成760年的巴黎圣母院被一场大火烧毁,标志性的尖顶被烧断、坍塌、倒下,中世纪的木结构屋顶被完全摧毁。 大火之后,法国总统马克龙称,打算在5年内恢复巴黎圣母院。

未来的巴黎圣母院应该是什么样子?全球设计师们争论不休。为此,独立出版公司GoArchitect举办了一场巴黎圣母院教堂设计竞赛(The People's Notre-Dame Cathedral Design Competition)。此次竞赛旨在为今年4月大火后的巴黎圣母院的未来创造一个新的愿景。


赛况:

一个多月来,有超过56个国家200多名设计师投稿,投稿作品总数达226件,并有3万名网友参与投票。


冠军作品:巴黎心跳

8月5日,GoArchitect宣布了这次设计大赛的冠军作品——巴黎心跳(PARIS HEART BEAT),它的两位设计师是来自中国的蔡泽宇和李思蓓(音译)。

Notre dame witnesses the Paris history for over 800 years. It burns, it survives, and it co-breathes with the ever-changing world. Every time the disaster left its impress upon Notre Dame and that became an indelible part of the history.

We believe the 2019 fire will give Notre dame a nirvana and marked a new era.The new spire is interpreted into poly mirrors, gently reflecting the context together with the mirror roof. Every moment, the building will have a new look, matching the changing urban environment.

A strong connection among the building, the city and the time has been established by the dramatic reflection. A time capsule, designed to be open every half century, is floating at the top of the spire. The magnetic levitation installation keeps the memory for the past and reserves the space for future story. New spire represents the memory, presence and hope of the human.

Time capsule moves rhythmically up and down, breathing and beating together with the city. The inside reflection of the tower spire creates a city kaleidoscope. The vibrant glass dyes the light while the structure expresses the shadow. The beauty and logic of the Rose Window of Notre Dame is fully interpreted in the design. In the center of the kaleidoscope is the floating time capsule. Through reflection, people can see the collage city around with the portrait of themselves at the focal point.

The space and time tangled together in this illusory space. Here, people remind, people confess, people pray. The religious symbol now provides an open answer to the belief and hope for everyone. Now, it is the time to make the Paris Heartbeat come to life.

- ZEYU CAI & SIBEI LI


巴黎心跳作品说明(翻译):

圣母院见证了巴黎800多年的历史。

它燃烧,生存,与不断变化的世界共呼吸。

每次灾难都给圣母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成为了历史上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我们相信2019年的大火将会给圣母院带来涅槃,标志着一个新的时代。

新塔尖被解读为聚光镜,与镜面屋顶一起柔和地反映了背景。

每时每刻,这座建筑都会有新的外观,与不断变化的城市环境相匹配。

戏剧性的反映建立了建筑、城市和时间之间的紧密联系。

尖顶上漂浮着一个时间胶囊,设计成每半个世纪开放一次。

磁悬浮装置保留了过去的记忆,也为未来的故事保留了空间。新塔尖代表了人类的记忆、存在和希望。时间胶囊有节奏地上下移动,与城市一起呼吸和跳动。

塔尖的内部反射创造了一个城市万花筒。充满活力的玻璃染光,而结构表现阴影。巴黎圣母院玫瑰窗的美和逻辑在设计中得到了充分的诠释。

万花筒的中央是漂浮的时间胶囊。通过反射,人们可以看到周围的拼贴城市,焦点是他们自己的肖像。空间和时间在这个虚幻的空间中纠缠在一起。在这里,人们提醒,人们忏悔,人们祈祷。

宗教符号现在为每个人的信仰和希望提供了一个公开的答案。现在,是时候让巴黎心跳成真了。

-蔡则宇和李思蓓


主办方GoArchitect对蔡泽宇、李思蓓专访:

关于自己

我是蔡泽宇,我在杭州长大,在清华大学开始我的建筑生涯。六年的本科和研究生教育为我开始探索艺术,科学和复杂的建筑世界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的第一站是康奈尔大学。

为期一年的研究生课程很短,但短暂的课程为我打开了不同领域打开了大门。它激发了我很多思考,并教会我如何通过学术方法获得知识。

后来,我在芝加哥定居,并在SOM工作了两年多。每天,我都在努力利用创造性思维和理性绘画将想法从草图变为现实。

思蓓来自北京。她在这个历史悠久的城市长大,一直着迷于建筑如何跨越时代,并讲述从过去到未来的四维故事。思蓓是在北京工业大学读的本科。建筑为她提供了一个独特的观察世界的角度和一种表达自己的语言。

在康奈尔,她花了很多时间了解建筑如何与其他学科互动。思蓓现在在芝加哥SOM工作。

为什么参加这次设计大赛?

我们还记得巴黎圣母院着火的那天。看着尖顶倒塌的视频,我们无法相信。我们的感觉非常复杂:震惊,悲伤和遗憾。

我去过巴黎圣母院两次,一次是在我儿时,另一次是我在欧洲实习期间。 思蓓在欧洲的志愿工作期间也去过巴黎圣母院。尽管我们在不同年龄,不同年份和不同背景下参观了巴黎圣母院,但我们有同样的感觉。我们相信这是巴黎圣母院的力量。

我们从专业的角度欣赏比例,材质,光线和空间。巴黎圣母院宏伟,美丽和宁静的氛围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种力量让人们心灵感到震撼。 这一建筑遗产不仅属于巴黎,更属于全世界

巴黎圣母院是800多年来人类历史的见证人。它燃烧过,幸存过,它与不断变化的世界共同呼吸。每当灾难给巴黎圣母院留下印迹,都成为其历史不可磨灭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目睹了巴黎圣母院的重要时刻,我们希望我们的想法能帮助巴黎圣母院的修复和重建。将建筑语言用视觉呈现出来,这是我们表达对圣母院过去的最大尊重和对未来的美好祝愿的最佳方式。

这也是我们不加思索地参加本次比赛的原因。

获奖者简介

蔡泽宇和李思蓓均就职于芝加哥SOM,并且均参加过设计比赛并取得成绩。

蔡泽宇在杭州长大,后来就读于清华大学,攻读建筑设计,拿到了学士和硕士文凭。再后来,他去了康奈尔大学读建筑学硕士。蔡泽宇在清华大学的导师是朱文一教授。朱文一工作室的作品多次在国际上获奖,其中,蔡泽宇参与的作品PLAN O获得ArcBazar奥巴马总统图书馆设计国际竞赛第一名。


2018年12月,蔡泽宇在“建筑学院”网站上推荐了一篇意大利建筑师伦佐·皮亚诺的演讲。该网站对推荐人的介绍中显示,蔡泽宇曾在伦佐·皮亚诺意大利事务所实习、现就职于芝加哥SOM。


另一位设计师李思蓓的相关信息更少。仅有的资料显示,李思蓓来自北京,本科就读于北京工业大学。李思蓓随后也去了康奈尔大学,目前同样在芝加哥SOM工作。 根据个人领英帐号的资料显示,李思蓓在芝加哥SOM之前,曾在国内多家建筑设计机构实习过。


2016年,李思蓓参与的《城市缝"盒"--互联网时代下以城漂族为主导的老社区改造》,获得了第四届"中联杯"大学生建筑设计国际竞赛三等奖。



 赞同  30    
 收藏    
 0条评论     
 分享    
 举报
收起  
...     善财童子

    

30 人赞同了该回答

获奖,说明设计在网友中有一定的认可,但巴黎圣母院是文物,依“修旧如旧”的传统,新设计或将不被巴黎人接受。

 赞同  30    
 收藏    
 0条评论     
 分享    
 举报
收起  
...     须菩提

    蚍蜉撼树,愚公移山

30 人赞同了该回答


“非官方”、“小平台”、“未建成”,不只是不只是一场媒体的狂欢,更是一个行业参与到社会问题的方式


 AssBook设计食堂的食堂君在设计师如何参与到重大社会问题中?圣母院建筑竞赛带出了另一种思考(多图预警)


这两天,#圣母院建筑竞赛中国建筑师夺冠#挤上了热搜。仅微博阅读数据,就高达4000多万,讨论量破万。

此事掀起了讨论热潮,很快被《人民日报》《凤凰网》《澎湃新闻》等主流媒体所报道。

当话题达到沸点时,也有人跳出来指出:不过是一场媒体狂欢、非法国官方竞赛、方案含金量有限。


法国文化部公关负责人通过《三联生活周刊》表示:第一次听说这个奖。

△微信号“三联生活周刊”,截图


一枚硬币有正反面,重点不是指责,而是选择。

是选择消极地判定这是一场炒作,还是认真思考「设计」对于社会发展的价值?

建筑设计对政治文化领域的影响,给建筑本身增添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设计师们不只是大开脑洞,而是对社会的深度关照和思考。



即使这场竞赛并非法国官方发起,也非知名出版社举办,头奖也只有区区1000美金,但最终收到56个国家的226个方案。
这更证明了设计行业所凝聚的热情和智慧。
我们要以怎样的态度对待历史和文明,设计师们率先表达出鲜明态度。

设计的价值不只是方案本身,也包括它引发的讨论与思考。




01

设计的「蝴蝶效应」


设计,本身就是设计师参与到社会问题的方式

当地时间2019年7月28日,美墨边境线墙一带出现了新场景:3个「粉红跷跷板」穿过边境墙的空隙处。

△「粉色跷跷板」照片,图源网络


不仅两边儿童玩起来,美墨两边的大人也加入了这个「粉红跷跷板」。

△「粉色跷跷板」照片,图源网络


这是来自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建筑系教授Ronald Rael 和圣荷西州立大学设计系教授Virgina San Fratello 的创意。
这个构想历经了10年才实现,借此表达对川普筑起2000英里高墙的不满。


△「粉色跷跷板」设计图纸
墨西哥演员马里奥·马丁内斯发推称:“美好总能提醒我们是互相联系的。”


当地难民、移民教育和法律服务中心在推特上表示“艺术是变革的强有力载体”

并赞扬这是美国南部边境上的一道美丽风景。

许多网友表示这个装置很有意义,“很有力量、说服力的设置”“好有创意”“

谢谢你们让这个世界变得更美好”“高墙分隔不住孩子们的童真”。


△「粉色跷跷板」照片,图源网络


相反,美国边境巡逻局官员布兰登·贾德却指出,安装跷跷板只是一场支持移民的噱头活动,将公众的情绪转移到了支持移民的方向上,而不安全的边境会给美国带来危险。 

尽管这个「粉红翘翘板」只存在了一天的时间,但它指向关键——

为什么墙分离人类,艺术和设计却能打破边界?



02

各种非官方「川普墙」

无独有偶,在美国边境问题上,从来少不了建筑圈的声音。


中国设计师马清运提出建造一个「不是墙的墙」的设计方案。

两道墙还夹着一个大城市,城市内可以进行不同的新型能源研。

墙体的材料可以选用废弃垃圾。

由于近几年来全球垃圾产量巨大,川普墙很有可能会被建成世界最大的「建筑垃圾博览会」。



△马清运提出的方案



建筑大师库哈斯的设想是把「川普墙」分为「好」和「坏」的部分,

人们从较为落后的墨西哥拼命想跑到众人向往的移民大国美国。

墙两面的空间被分割成了许多的异托邦式(Heterotopia)的社区,

就像一个带形的主题公园,可以满足人们各自的需求。

库哈斯强调的是人是「自愿的囚徒」,用高墙批判冷战中的两种意识形态的对峙与隔绝。



△库哈斯提出的方案


在库哈斯启发下,2006 年 在UCLA 主办的竞赛上,

奥克兰设计师 Rael San Fratello 设计了一个名为「基础设施的边界」的方案。

本方案将位于美国与墨西哥边境线的 700 英里「长城」改造为具有公益性质或具备能源生产功能的设施。


△作基础设施的边界方案,图源网络


这些非官方的设计行为,启发了大众去思考什么才叫「社会的文明」。



03
「遥远」的星际移民


地球资源问题日渐严重,

人类在今年7月29日已用完全年自然资源定量,要维持现在的活法,需要1.75颗地球。

设计师,一直以来都是全球问题的热情参与者。有生之年能否实现,并不是最要紧的。


为了让地球人在百年内能冲出地球,NASA提出各项宏伟计划,

其中一项是今年刚结束的「火星栖息地3D打印设计竞赛」


18支设计团队参赛,最终AI. SpaceFactory 拔得头筹。


△AI. SpaceFactory 方案


△ Zopherus队方案


△Kahn-Yates队方案


△SEArch+/Apis Cor队方案


△伊利诺斯西北大学埃文斯顿分校方案



欧航局已经跟英国福斯特事务所展开合作,共同推进“Moon Base(月球基地)”星际项目。

借助先进的火箭运载和3D打印技术,月球住宅被设想成一座半地下堡垒。




△Moon Base概念方案



为探索火星居住方式,丹麦BIG事务所在迪拜政府支持下,将建造一座「火星科学城市」。

火星科学城市预算为1.4亿美元,占地近15万平米,

模拟在火星表面建造一个现实模型,将成为最大的模拟城市。




△火星科学城概念方案


我们一定要以「非官方」或「未建成」来驳斥一个方案的价值么?

它所带来的积极的、正面的讨论,对于政府、大众和其它行业的人一样非常宝贵。

重要的不是指责,而是我们的选择。


我们选择以什么视野看待「设计」?

这不只是一场媒体的狂欢,更是一个行业参与到社会问题的方式。


【AssBook设计食堂】是极具前沿思想的设计师平台,全平台拥有超过50万粉丝,

致力于让人们享受并尊重设计的价值。跨界即连接,内容即设计,新设计引发新物种爆炸成为必然。加入我们,感知设计的未来。


 赞同  30    
 收藏    
 0条评论     
 分享    
 举报
收起